吴丫头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黄少天,生日快乐!
夜雨声烦,剑定天下。

#凹凸世界•特工paro#

                                     文/吴丫头

※ 微瑞金向,请勿ky谢谢!
※可能有后续其他几位的√

◇ 金

单手略将帽檐抬高,勿忘我花色的眸子微微眯起,瞄准镜中男人价值连城的头颅正处靶心,嘴角勾起恶作剧即将成功的孩童般天真又狡诈的笑容,食指轻轻一动,血花已在空中开得肆意。

装了消音器的狙击枪迅速装进大提琴的盒子,压低帽檐从天台离去,黑夜中少年的金发和蓝瞳像是油画里拓下的天使。吹起近乎透明的泡泡直至其自然破裂,接通戴在耳后的蓝牙式通讯装置,声音里带着恶作剧成功后的轻快笑意。

“格瑞,紫堂,凯莉,我这边第一个搞定,那明天就吃自助烧烤啦。”

◇格瑞

最后一个人的喉咙被干脆利落地割断,挽了个刀花将刀收入鞘里,颀长的身影独自立在五六具尸体正中,手上不紧不慢地用黑色的布条将刀裹住后又斜背在背后,面无表情地跨过两具仍目呲欲裂的尸身,俯身从头目腕上解下手表,动作麻利地卸开表盘,一块微型芯片落在掌心。

溅了血的夹克扔进垃圾堆,快步遁入黑暗中,戴了露指手套的手指摁下通讯装置的接通按钮,听到彼端之人的带了小得意的嗓音,一贯无甚波澜的脸上微微起了些柔和的波纹。

“随便你。”

◇凯莉

颜色鲜明的跑车带着轰鸣疾驶在无人的隧道中,显示车速的仪表指针已向200迈移去。少女的蓝眸扫向后视镜中穷追不舍的车辆,有些不耐烦地啧了一声,脚下又是一个猛踩油门,瞬息间已冲出隧道。

似乎漫不经心地单手打着方向盘,车身却以精准的可怕的方向在蜿蜒的盘山公路上发疯似的行驶。终于,耳边传来车辆撞破护栏的巨响,和跌坠在山底后沉闷的爆炸声中。

另一只手旋转车上的某个特殊通讯按钮,两人的对话在引擎声中仍然清晰,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将一根不知从哪掏出的棒棒糖含在口中。

“要不,你们两个单独去吃顿烛光自助餐?我请。”

◇ 紫堂幻

手指在键盘上快速跳跃,电影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数据指令不断变化。摘下反射着屏幕冷光的眼镜,拿了桌面上一瓶眼药水,将微凉的液体滴入酸涩的眼里,闭目片刻后,重新戴上眼镜。

瞥了眼倒计时电子屏上所剩无几的数字,额上微沁冷汗,手上速度又快了几分,动作间几乎留下余影。最终,在计时器仅剩不到五秒时,电脑发出一声文件已获取的提示音。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抹去额前的汗水,脸上露出有些孩子气的校来,一手扶了扶镜框,一手接通了耳麦。

“还是一起吃吧,有优惠的。”

-暂封|ω•`)-

【普洪】迷迭香

※花名系列

※中短也许/HE

                                   吴丫头/作品

Chapter.1

天空呈现出一种脏兮兮的白色,甚至是发灰的,就像浆洗过多而再也洗不干净的布。白色的垃圾袋和生锈的油桶堆积在巷角,雨水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积成一个个肮脏的泥水洼,踩过松动的石板时,泥点和污水便会喷溅出来,黏腻的感觉令人作呕。

每当伊丽莎白穿过阴暗逼仄的尾巷,女人们总会腆着肚子,冲她咧开嘴,发出一阵硬邦邦的大笑:“啊,是寡妇家的小莉齐(Lizzie,伊丽莎白的简称,昵称)。”

“她跑得这样快,一定是有野蜂盯上她了。”总是穿着一件褪色的、皱巴巴的粉红色连衣裙的布伦达粗鲁地大笑,把一桶脏水泼到地上,起皮的紫色厚嘴唇讥讽地噘起。她的男人——一个干瘪的鞋匠,也操着他那高亢的嗓门,下流地冲伊丽莎白叫嚷着:“小心你的裙底!千万别让它一头扎进去!”

伊丽莎白从来不去理会他们。她只是继续奔跑,避开那些污浊的水洼。她跳过水洼的样子非常轻盈,像一只灵巧的燕子。尽管她穿着一件布口袋似的旧裙子,那裙子的样式早已过时,裙摆处的褶子和领口都做得特别笨拙,袖口上有线条简陋的天竺葵刺绣。她用一根皮带扎在腰上,这让她纤细的腰身真实地显露出来。棕褐色的头发草草绑成一个辫子,但这一切都丝毫不能影响她在十五岁——也就是现在——就已经表现得十分突出的美貌。她那双闪动着倔强的光的眼睛,是一种亮烈的琥珀绿色,像从森林中走出的绿眼山猫,你能从这双眼睛里看到小兽一般的机警,以及生机勃勃的野性之美。这就使她和其他那些美丽的女孩子大不相同了。

“真是个天生的美人,和她妈妈一个样。”修道院的阿加莎女士曾这样说,那时她正把一小篮子黑面包交给伊丽莎白,并充满怜爱地抚摸她柔软的头发,叹息道:“可惜在这里,再美丽的百合花还是会让泥土给掩埋的……愿主保佑你,亲爱的小莉齐。”

伊丽莎白的母亲,布兰琪·海德薇莉,带着伊丽莎白和她多病的弟弟伊特莱亚住在尾巷最深处一所破旧的小房子里。她身体纤细得近乎瘦弱,但的确是个美人儿,即使她两片薄薄的嘴唇长久失去血色,即使她苍白的脸颊只有在咳嗽得剧烈时才会浮现出病态的红晕,她也仍然比尾巷里大部分的女人都更能吸引别人的目光。

——大部分,也就是说除了黛西·莱斯,一位美艳惊人的应召女郎,伊丽莎白经常在巷口看到她慵懒地倚着涂了石灰浆的砖墙吸烟,那是一种气味很好闻的英国纸烟,贵重的原料发出蜂蜜和金子的味道。她戴着一顶玫瑰木色的帽子,小巧玲珑的鹅蛋脸上没有擦任何的脂粉,只涂了鲜艳的口红,让她的嘴唇看上去像一片饱满的花瓣。但她同时还穿着一条时髦的蓝色裙子,是那种蓝色玫瑰花一样的蓝,非常纯正,没有一丁点儿杂色。裙子的布料是伊丽莎白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它不管是在冷湿天气里显得阴暗的环境里,还是在晴朗的日子里金子似的阳光里,都泛着带有紫光的柔和光泽,和它的主人一样,散发出一种要命的蛊惑力。

那些居住在尾巷里的人们,他们会议论住在这里的每一个人,莱斯无疑是最受他们“欢迎”的对象。

“那婊子。”猎犬酒吧的常客托尼是黑市上混得很开的商贩,他总会在喝空一桌子的啤酒杯之后,用放肆的口吻,对好事者们讲述他所了解的有关于莱斯的一切:“她最近不再打那些高档的野食了。”他大笑着,粗鲁地拍了拍同伴的肩膀,“没错老兄,她的确找到了一位好主顾,她现在可是那位老爷最宠爱的……”

“情妇?”有人怪腔怪调地叫道,引起了一阵暧昧和不怀好意的哄笑。

情妇。

伊丽莎白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正穿着弟弟伊特莱亚的一件衣服,在酒吧柜台后擦拭酒杯。这件男装是他在裁缝铺做事时一位好心的主顾送给他的。为了免去女孩的身份可能带来的某些不便,伊丽莎白在外面总是打扮成男孩子的模样,她用一条男性的布巾围住脖颈上应该有突出喉结的部位,那件宽大的男装能很好地使她的女性特征不被人轻易觉察出来,以及她擅长于压低自己的声音讲话,或者根本不说话。这导致有许多人误认为寡妇海德薇莉一共有三个孩子。

她不懂那个词语的具体意义,于是就去询问常在酒吧里给人占卜的吉卜赛人约瑟芬婆婆。

“大多数人都认为,一个好姑娘是不会做别人的情妇的。”约瑟芬婆婆动作麻利地在面前的桌子上铺开她的纸牌,“她们不是男人的原配妻子,或许和他们的感情还要比原配更深厚一些,但却要尽力避免出现在阳光下。不然等待她们的,就只有抛弃或者唾骂。”说着,她微笑着示意伊丽莎白抽一张纸牌,不要看纸牌的内容,然后直接递给自己。

“听起来可真糟。”伊丽莎白照她说的做了,“那么,为什么还有人愿意做别人的情妇呢?就像黛西·莱斯那样。”

“有的是为了金钱,有的是为了爱。”她眨了眨眼,流露出一丝狡黠的神气,活像个孩童那样,“谁说的准呢。人的想法是最难猜的。”

伊丽莎白用手托着腮,仔细地琢磨刚才听到的一番话。然后她就听到伙计在大声地喊她的假名:

“喂,利威尔!”

她只好对约瑟芬抱歉地笑笑,并表示自己明天再来请她告知占卜的结果,就跑向了那个站在门口的伙计。等她到了门口,才发现外面下起了非常大的雨,但没有雷声和闪电。

“怎么了雷克斯……天呐,你这家伙没打伞吗?”

淋了个透的伙计只是抹了把脸,急急地抓住伊丽莎白的一只胳膊拉着她往外走去:“你得快些,我刚才去你家附近送酒碰到了你妈妈,她看起来糟糕透了——她要你赶快去找柯克兰先生,小伊特莱亚烫得快要烧起来了!”

伊丽莎白感觉似乎有一团雷在脑海中闪着白光轰地炸开了,她猛地挣开雷克斯的手,一头扎进了白茫茫的雨幕中。

街道上空无一人,雨显然已经下了较长的一段时间。伊丽莎白用几乎是她平生最快的速度,发疯般地朝一个街区外的医生家奔去。

“铁匠铺,裁缝铺,右拐……”她在心里默念着通往医生家道路上将会经过的标志。

“只要出了这条巷道,再往斜对面跑一小会儿就是了。”她这么想着,脚上的动作就迈得更快了些。巷口离得越来越近,她的耳朵里充斥着踏进水洼里溅起水花的声响和擂鼓似的心跳声。

很快到了巷口,伊丽莎白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向左斜方呈直线跑了过去。

然后,马的嘶鸣和车夫的吼叫就在离她极近的位置闯入她的耳膜。

                                                       -To be continue-
    
——————————————————————————————
普爷下一章出场!
第一次用这种文风 以及 背景大概是……蒸汽时代emmmmmm请不要太严厉【鞠躬

【黑瞎子×薛洋】赫赤


              by.吴丫头

※名字是中国传统色谱系列

※赫赤:深红,火红。泛指赤色、火红色。

※世纪拉郎预警/盗墓笔记黑瞎子×魔道祖师薛洋

※听起来似乎很血腥/听起来似乎很色气/两个流氓的日常/也许OOC

※20字微合集梗【其实并没有控制在20字以内】

01Adventure 冒险

“再往前四十米,草丛里有五个带刀的。”

“我们没带武器。”薛洋拆开棒棒糖的糖纸,将糖含进嘴里。

黑瞎子笑笑,打了个响指:“我要三个,剩下两个给你,怎样。”

02 Angst 焦虑

终究没在口袋里摸到烟,黑瞎子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紧接着他的手里被薛洋塞了根阿尔×斯,抬头看到那人笑得亲切的脸。

“你们这个世界的人不都这么戒烟吗。”

03 Crackfic 片段

面前的粽子在一个响指之后瑟缩成一团,他冲那群人咧嘴笑了笑,听到有人吹了声口哨,戴墨镜的男人散漫的笑容在阴森的甬道里显得颇为张狂:

“捡到宝了。”

04 Crime 背德

“万死难辞的主。”两人微喘着分开,唇齿间拉断暧昧银丝。薛洋眯着眼笑起来,一对虎牙稚气又邪恶。

“万恶不赦的货。”黑瞎子食指和拇指捏住他的下巴,再次狠狠吻了上去。

05 Crossover 混合同人

望着薛洋身侧的白衣道长,黑瞎子若有所思地盯着他覆眼的白绫。

“小流氓,要不要我给这位道长配副墨镜。”

06 Death 死亡

黑瞎子在废墟里翻了很久,最终只找到一个烧焦的糖果盒。

07 Episode Related 剧情透露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家祖上有独门算命之术。”

小孩仰起脏兮兮的小脸看着这个奇怪的男人。

“如果你去找了那个男人,你以后就会死的很凄惨。”黑瞎子叹息一声,“但我能改变这个结局。”

他伸出一直背在身后的左手,手中握了一袋糖果:“我有糖,你跟不跟我走。”

08 Fantasy 幻想

黑瞎子点起一支烟,遏止自己想要去扯薛洋笑起来时和虎牙同时出现的黑色猫耳的冲动。

09 Fetish 恋物癖

“我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把那玩意儿摘下来。”

“特殊的时候。”黑瞎子也许是眨了眨眼,“比如做的时候。”

10 First Time 第一次

薛洋猛地曲起膝盖,却被欺身在上的人灵活地避开,恶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句话。

“操你大爷,凭什么你在上面。”

黑瞎子按住他企图挣开的手,低笑着咬住他的耳垂,满意地感受到小流氓轻微一个颤栗。

“凭你打不过我。而且,不要想着操别人,现在是我在操你。”

11 Horror 惊悚

薛洋连续两天都没有吃糖罐子里的糖。

12 Humor 幽默

“你说你姓齐,那你全名是什么。”

“你应该是听说过杜甫的吧。”

薛洋翻了个白眼:“没有。”

“没有也没关系。”黑瞎子指了指书架上一本厚厚的唐诗大全,“我跟他其实有点渊源,我的名字就是他一句特别有名的诗。”

“齐鲁青未了。”

13 Parody 仿效

薛洋一下子跃到黑瞎子的背上,他想起了前些日子看到过的一句很新鲜的话。

“皮皮瞎,我们走!”

14 Romance 浪漫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薛洋皱着眉盯了半天黑瞎子留在盒子里的纸条,最后合上盖子吻上那人的唇。

15 Sci-Fi 科幻

“Sir,这是最新一款的拟人战斗机械。代码XCM-99926。”

黑瞎子注视着培养液中似乎正在沉睡的容颜。

“就是他了,激活吧。”

16 Smut 情色

嫣红舌尖轻轻舐去那人修长食指上冰淇淋化开后乳白的液体,收舌时故意在唇边留下令人遐想的白浊。

17 Suspense 悬念

薛洋猛地扔下黑瞎子留在桌上的字条冲出了门。

18 Time Travel 时空旅行

“如果黑瞎子提出跟你打一架……”

“直接断他命根子,不要犹豫。”

19 Tragedy 悲剧

黑瞎子在不知道第几次逃避来收房租的霍秀秀时踩到断掉的葡萄藤,从墙上摔了下来。

薛洋懒洋洋地把园丁剪扔进了院子一角的鱼池里。

20 Gary Stu 大众情人(男性)

“敛芳尊是什么玩意儿,没听说过。”黑瞎子恶意地顶了顶,意料之中地感到薛洋揪住自己后背衬衫的手猛地一紧,便低笑着咬住他的喉结。

“你现在在我床上,就少他妈跟我提别人。”

21 AU 平行宇宙剧情

“今天翻哪个。”黑瞎子指了指学校四周的围墙,“我先说一句,东北面的传达室里今天有人。”

薛洋把一颗水果糖嚼得嘎嘣作响,不耐烦地撸了把挡住前额的头发:“挑个屁,就走东北面。”

22 OOC 角色个性偏差

黑瞎子面无表情地将一脸娇羞的薛洋摁到墙上。

23 OFC 原创女性角色

“竟有人愿意做你的学生。”薛洋倚在黑瞎子车的车门上往一所初中所在的方向看去,嘴里嚼着泡泡糖,吐出的泡泡近乎透明,“学怎么挖洞?”

“挖洞是个技术活,没几个人愿意学。”黑瞎子点燃一支烟,“学德语。”

薛洋没打算理解这是什么东西,他吹破一个泡泡的声音特别响亮。

在他重新又吹起一个泡泡时,一个盘着发髻的女生已经走了过来,笑容灿烂乖巧地冲黑瞎子喊了声师父。

然后她转身,更灿烂地冲薛洋喊了声师娘。

薛洋的这个泡泡破得比以往更早一些。

24 UST 未解决情欲

苏万觉得今天来开门的师父不太寻常,比如他笑容背后让人能非常明显地感觉到的浓郁黑气。

当他看到沙发上那个姿态放纵慵懒地往嘴里丢着红提的少年脖颈上鲜明的吻痕之后,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做错了什么。

25 PWP 无剧情 此处狭义为“上床”

“做个选择题。”黑瞎子将手伸进床头柜,面上笑容促狭:“你更喜欢杜蕾斯,还是冈本?”

26 RPS 真人同人

在黑瞎子斩获他第五次年度最佳歌手的奖项的同时,薛洋也第五次荣登影帝宝座。

在这两家粉普天同庆的一天夜里,黑瞎子和薛洋宣布出柜的消息也登上了微博热搜榜的榜首。

                                      -Fin-